深圳私家侦探:不宽容社会中的异常美德席卷全球的“#MeToo”反性侵运动最近蔓延至日本列岛。 虽然在“男权堡垒”的日本,“#MeToo”运动并没有能够像其他国家和地区那样蓬勃发展、具有破坏性,但通过新闻媒体的不断曝光,近期的报道包括福田纯一、大藏省高级官员和著名艺术家山口辰巳。 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公众人物的丑闻被公之于众,密集曝光的同时还伴随着日本特色的大大小小、你唱我上台、形式主义的“道歉会”。

4月26日,日本演员山口达也因涉嫌“猥亵女高中生”在记者会上含泪道歉。

事实上,通过电视和媒体,无论外国人对日本的了解有多深,或多或少都会意识到一件事:这个国家似乎非常愿意、热衷于道歉,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2017年11月,关东茨城县的一列火车仅提前20秒出发。 铁路公司确实为此发表了道歉声明。 这样的“小题大作”一度让世界媒体“震惊”。

确实,无论是在公共场合、日常生活中,还是在社交网络上,都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日本人对罪恶有说不完的道歉、说不完的鞠躬、说不完的感恩。 连日本人自己也常调侃,“道歉之道”是大和民族继武士道、茶道、剑道、柔道、花道之后最伟大的文化创造。 那么,为什么日本人这么爱道歉呢?

中日不同的道歉文化

受到本笃著名的《菊花与剑》的影响,大多数西方学者将其归结为日本独特的不同于西方“罪恶文化”的“羞耻文化”的影响,但对于大多数日本人来说,这样的解释可能会让他们使困惑。 日本人将这种本民族特有的社会现象称为“道歉文化”。 要分析一个国家社会的思想文化格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选择另一个“熟悉的对象”进行比较。 与同样属于东亚文化语境的中国社会进行比较,可以明显发现,由于地域差异,国民性格存在很大差异。

在外界眼中,与习惯道歉的日本人相比婚外情罪恶感,中国人被贴上了“不道歉”、“从不承认错误”的标签。 中国人做错事总是先找借口,不到万不得已才道歉。 即使道歉,很多人也会在“对不起”和“对不起”之间选择前者。 日本人则恰恰相反。 他们常常想在对方不注意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道歉。 他们看起来极其谦虚和真诚。 但实际上,这与不同语言之间的翻译差异有关。 例如,“对不起”在中文中是一个专门的术语,用来表达歉意和内疚,但在日语中这个词的含义却很模糊。 中文的“对不起,麻烦您了”的意思基本被日语的“对不起”所涵盖,甚至在某些场合还有“谢谢”的意思。 例如,日本人在收到礼物时,常常会用“I’m soorry”来回应,意思是“我很抱歉让你花了这么多钱!”,强调为给对方造成负担而道歉,但其实外人往往很难理解这一点。 一种委婉曲折的心理。 由于“对不起”适用范围广泛,再加上日本人极其谦虚的肢体语言,很容易给人留下“遵守礼仪、尊重规则”的印象。

婚外情罪恶感_罪恶婚姻结局是什么意思_罪恶的感情

4月27日,日本财务省官房长官矢野浩二在日本财务省记者会上鞠躬。

在5月2日的TOKIO小组会议上,以队长茂茂为首的四名成员进行了道歉。

另外,中国有句俗话:“一劳永逸”。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我的责任,我一般不会因为连带责任而道歉。 远离这段关系总是比承担义务更主动。 在日本,“不断道歉”的情况非常普遍。 比如此次涉嫌性骚扰女记者的财务省官员福田纯一,以及猥亵女高中生的山口达也,虽然是个人行为,但政府机关和企业他们身后的团体也迅速加入了“道歉”的阵容。 它占据了整个日本的头条新闻。 这样的场景在中国的危机公关中很少出现。

道歉意愿差异的背后是中日两国社会思想文化的差异。 为中国人道歉的困难源于中国社会长期存在的“面子文化”。 中国是一个关系普遍的人类社会。 人际关系法则的核心潜规则是“面子”。 在给别人面子的同时,你希望别人至少不要伤害自己。 面子,这样一来,道歉的行为本身就变成了一个悖论。 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社会,道歉往往同时意味着承担责任。 “又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道歉?” 这是很多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行动宗旨。 但在日本社会,道歉往往并不意味着承担责任。 相反,道歉有时只是一种保护自己的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