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公正是维护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 看完张伟霆冤狱的相关材料,不禁让人深思良久。 作为政府工作人员,张伟霆因捏造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提起刑事诉讼。 司法机关为了掩盖错误,以贪污罪对张伟霆提起公诉并判刑。 经过张伟霆五年不懈的申诉和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撤销了误判调查婚外情取证,宣告张伟霆无罪。 虽然正义战胜了邪恶,真理战胜了谬误,法律正义得到了维护,但这起错案折射出的我国司法体制问题不得不让人深思。 笔者不禁想起​​三年前自己办的刘正汉非法拘禁案。 笔者办理的案件与张伟霆的案件有很多相似之处。 涉案当事人刘正汉,也是一名具有一定行政职务的政府官员,因冤狱被错判一年。 只是笔者处理的这个案例的纠错过程比张伟霆的案例要快一些。 刘正寒的命运要比张伟霆幸运得多。 刘正寒被非法拘禁案的起因是刘正寒的妻子李娜在参加同学聚会时与男同学杨薇婚外情。 刘正汉发现这种情况后,对杨威进行了殴打,但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杨伟是某大学的后勤主任。 他有一定的实权和人脉,所以设下圈套陷害刘正寒。 杨威以与刘正寒家交涉为由,深夜留守在刘正寒家中,随后向公安局报案称自己被刘正寒非法拘禁。

这是一起简单婚外情引发的家庭纠纷。 公安机关了解情况后本不应该介入,但公安机关却采用引诱、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取所谓“犯罪证据”,进而对刘正汉进行刑事拘留、逮捕。 本案存在诸多问题,调查机关收集的证据不能充分证明刘正汉有非法拘禁的犯罪事实。 但负有法律监督责任的检察院仍在对案件进行起诉。 一审法院判决刘正汉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宣判时刘正汉已被拘留近一年)。 戏剧性的是,公安机关为了让案件证据“前后一致”,故意不对案发现场的重要证人张明军调查。 为了自圆其说深圳请私家侦探,公安机关还伪造了一张证明,上面写着:“经杨伟在刑警队信息室指认,大连市区张明军三人没有与案发现场的张明军相符。因此,张明军未能到场。 张明军在一审法院开庭时突然出庭作证,张明军证明刘正汉没有在案发现场实施非法拘禁。 我们的律师去张明军住的派出所查询了张明军的户口信息,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 对于这一事实,一审法院的判决轻描淡写地表示“张明军与本案当事人有利害关系,其供述不予采信”,荒唐的案件一次次处理到结尾。 刘正汉不服,不服上诉。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事实不清,发回重审。

经再审,一审法院宣告刘正汉无罪。 律师为这个案子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承受了太多的压力。 真是日思夜想。 律师写的每一篇辩护词都有10000多字,就像一部厚厚的中篇小说。 案件结束后,作者撰写了该案辩护过程的文章《充满人情味的刑事辩护案》发表在《辽宁律师》杂志上。 2003年,由于律师的职业敏感,社会上发生的每一起案件,笔者都无罪释放。 案件很受关注。 让我们回顾一下近年来媒体曝光的无罪案件。 每一个错案都是基于荒谬的事实。 比如,张伟霆贪污案,就是在没有认定其故意伤害罪成立的情况下,司法机关为了掩盖错误而加罪的错案。 令全国人民震惊的佘祥林之妻被杀,更是荒诞不经。 在佘祥林以故意杀人罪名入狱服刑十余年后,法院判决佘祥林所杀的妻子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佘祥林杀妻罪名自然而然地得到了证明。 大连律师陈德辉的逃税案也荒唐至极。 陈律师已与辖区基层税务所签订书面协议,约定缴纳定额税款。 当然,基层税务所也在代税务机关履行职责,但司法机关一口咬定陈律师构成偷税漏税罪。 笔者辩护的刘正汉被非法拘禁案同样荒唐……司法违背程序,权力部门非法干预司法,权力代替法律,权力压制法律,法律监督不作为到位。 冤案的来源。

在强调法治和保障人权的现代文明社会,这一系列冤案的发生无疑与社会文明相冲突。 因此,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我们的刑事诉讼制度。 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制度是十年前国家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后确立的。 经过十多年的司法实践,我国刑事诉讼制度存在的一些问题越来越突出。 通过以上列举的典型案例,我们试图分析现行刑事诉讼制度中存在的问题。 1. 认罪为先。 公安侦查机关采用非法手段获取当事人和证人供述。 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些冤案的共性,就会发现,每一桩冤案都无不被司法机关诱导、诱发、点名,甚至拷问。 在特定情况下获取当事人和证人供述,然后根据这些获取或逼供的供述对当事人进行定罪和量刑。 这种因酷刑而导致的冤狱,在中外朝代都屡见不鲜。 但是,在当今文明社会,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应该坚决摒弃。 对于刑事诉讼中的犯罪嫌疑人是否享有保持沉默权,法学理论界和实务界存在诸多争议。 笔者认为,从保障人权的角度出发,应当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沉默权。 在香港警匪题材的影视作品中,我们经常看到警察在抓捕罪犯的时候,首先要说:“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也有聘请律师的权利,否则你的话会被在法庭上用作证据。” . 并看到了犯罪分子在审讯时可以聘请律师陪同的场景。